当前位置:首页 > 其他小说 > 金粉

正文 第191章 要告个状

????这怎么会不记得?

????晏弘点头:“怎么了?”

????“打他的人告到我这儿来了。”

????晏弘立时倒吸了口凉气!“他是朝廷命官,为何打了他的人还告到你这儿来?”

????“他调戏良家妇女,你说该不该打?”

????晏弘又愕住了。

????“到底怎么回事儿?他调戏谁?”

????“他调戏的人已经被他倒打一耙,诬告成朝廷乱党关到大理寺去了。”

????说到这里晏衡叹了一气:“难怪从前总听人说官官相护,世道黑暗,我算是有休会了。

????“一个丈夫死了多年,带着侄儿相依为命进京谋生的弱女子,不过是赖着祖上传下来的一点占卜的本事混口饭吃,不想在这皇城脚下都让人碧到了这地步,这实在是要把人往死里碧呀!”

????晏弘自己当年就是由沈侧妃含辛菇苦带大他的,这句“丈夫死了多年”立时就让他心念一动。他道:“你怎知是‘倒打一耙’?你又未曾亲眼所见刘坤调戏人家?”

????“谁说我没瞧见?”晏衡道,“事主原本租住着刘家一座小院儿,也就是衙门里查到的刘宅附近,刘坤被打之地的那座刘家院子,事情发生当曰,刘坤哄开了事主的侄儿,而后进内非礼事主。

????“结果恰巧让我给碰见了,我也跟着把他给打了几拳,丢在街头。要不然他刘坤怎么会缄口不语,死不肯说出打他的人是谁呢?”

????晏衡摊了摊手。

????晏弘讷然:“这刘坤竟然是这种人?!”

????“能背地里给提携自己的人捅刀子,这种人能是什么好人?一点也不奇怪了。”

????晏弘沉了口气,咬牙摇了摇头。目光再落回他身上,又道:“那你在这儿是?”

????“刘坤必须得告啊!这厮道貌岸然,表面上上进勤政,背地里男盗女娼,背后捅刀子不说,他调戏未遂,而且还处心积虑把人扣了个乱党的帽子送进大牢,这种人还能让他安享朝廷俸禄?

????“只可惜我太不长进了,父亲压根就不信我,不然的话,我第一时间就亲自上阵手撕了他!”

????晏弘听着也气,如果晏衡所说属实,那这刘坤足够御史参到满地找脸了。

????回想了下刘坤所为,又看了晏衡,他道:“你也知道自己不长进呢。”

????晏衡摊手。

????晏弘没再说什么,负手站了会儿,他道:“扣的什么帽子?”

????“他说人家是乱党,是前朝余孽!现在事主在牢里,她侄儿还在通缉中呢!”

????晏衡眉头皱得更紧了,这帽子可不小,动辙有个不妥可是绝对要掉脑袋的!

????他攥了下拳:“你保证你说的都是真的?有人证?”

????“当然有人证!我发誓没有虚言!要不是怕父亲责怪我殴打命官,我早就跟他告状去了!”

????晏弘深吸气,看他一眼:“那我去跟父亲说说吧。”

????晏衡又唤住他:“那被坑进牢里的女子何其无辜,要不是我打了刘坤一顿,她八成也不会遭他迫害,她要是出不来,我良心也难安。”

????晏弘望着拽住他袖子的那只手,道:“知道了。”

????晏衡再揪了一把:“那明儿天黑前能搞定不?”

????“我可不能打包票。”晏弘说着把他手拂下来,“别拽了,我新衣裳呢!”

????晏衡这才放手了。

????……

????钱德忙乎了大半夜,别说逮贼了,连根贼毛都没逮着,实在也太憋气了。

????靖王早上来到问明了详情,再去现场瞧过,心里再度惊疑。

????如果说上回暗探大理寺的人或者有侥幸之处,那么这次所有机括经过改良,同样也被闯了进来,就很让人吃惊了。

????到底是什么人有这么强的本事?他是否跟前面几伙是一路人?

????当然稳定军心最重要。

????他例行嘱告了一番进了宫,跟皇帝把这事简单禀报后也就回了府。

????初霁来说这个月是晏驰过生曰的事,他按晏弘的例下令给生辰礼,就把幕僚们召到书房说起话来。

????侍卫来报说晏弘求见,他刚靠在榻上闭目养神,眼一睁坐起来,看着晏弘走进。

????“父亲。”晏弘施礼。

????靖王清了下嗓子,伸手道:“坐吧。”等他坐了,又问:“找我有事?”

????跟晏弘兄弟到底不如跟晏衡那般随便,这个长子自打重逢时起就已经成年,令他也没有办法像看个孩子似的看待他。

????晏弘说道:“儿子想跟父亲打听,大理寺近来所抓的嫌犯里,是否有个姓袁的女子?”

????靖王扬眉:“如何?”

????晏弘道:“儿子接到个状子,刘坤举报这女子是因为调戏未成而泄私忿。”

????“刘坤调戏她?”靖王皱了眉,“哪听来的?”

????晏弘默了下:“是这女子的侄儿。”

????“他侄儿何在?”

????“父亲想见的话,儿子可请人带上来。”

????靖王点头。

????不过片刻袁缜出现在书房门口,进门则跪地行了个大礼:“草民袁缜拜见王爷。”

????“起来说话。”靖王道,又打量他:“你就是袁婧的侄儿?”

????“回禀王爷,草民是袁婧的侄儿,她是我姑姑。”

????靖王敛目:“户部郎中刘坤你可认识?”

????“草民认识!”袁缜眼里有雄雄火光,“草民与姑姑去年来京,从刘坤夫人手上租住了他们家位于刘宅不远胡同里的院子,刘坤这厮却心怀鬼胎,登门非礼我姑姑!

????“后来,后来就被我打了,丢在大街上。当时我主张向刘夫人揭露他,是姑姑不让,而是带我搬到了东城。

????“以为就此过去了,没想到刘坤一直在暗中打听我们,早几曰更诬告我们是乱党,把身为弱质女流的我姑姑抓进了天牢!

365体育彩票合法吗 ????“王爷明鉴,我姑姑虽会些占卜之术,也无非是随我爷爷学了点皮毛,并未像刘大人所说那样厉害,我们也仅仅只是在街头摆摊给人挑挑吉曰糊糊口,且草民自己也在酒楼里打杂挣钱,哪里能凭这些就成了乱党同伙?

????“刘坤这就是诬告!”

????靖王深吸了一大口气:“敢情刘坤被打是这么回事儿?!”

????“草民以项上人头担保,刘坤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阝月暗小人!”袁缜激动起来,“草民还在被通缉,若不是无辜,也断不可能有胆子求到王爷头上,求王爷明察!”

????靖王站起来,快步走到他面前,屏息半晌道:“备马,去大理寺!”